成人版颤音富二代

这一对夫妻,一点也没有二哥家的甜蜜蜜了,刚开始不还是亲亲我我的么?

谢氏集团进驻北国A市已经有三年,恰好也赶上了一次大的活动,谢闵行采取公司人员的建议准备开一个大的庆祝活动,简称庆会。

这个策划案就落在了云舒的头上,艾拉从旁边指导。

云舒说的杠上了其实也是为这件事情给杠上了。

她赌气,准备大包大揽的自己一个人完成。

艾拉:“太太,还是个新人,这方面的能力欠缺,一个人完不成这么大的任务,反正我们时间还长,总裁说了让我从旁边指导,不用担心。”

云舒:“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

艾拉:“我自己三天都不能搞定,太太,别逞能,我们还有场地没有定下,没有发生的事情,变数都是未知的,三天只够我们做个初步的。”

“唉,我回家问问我妈,云氏集团每隔五年都会做一场宴会。”

艾拉没办法,太太还是太年轻,经受不住质疑,总裁这次就是想考验一下她的性子,逞强和不稳重不是一个好的事情,结果,她真的上套了。

艾拉敲门进入办公室。

谢闵西抱着孩子外出,她将办公司留给哥哥。

17岁女生小虎牙笑起来整个世界都融化了

“总裁,太太一周都完不成,三天更不可能。”

谢闵行:“我知道,吃一次亏,长一辈子的记性对她来说只有好处。”

艾拉:“可是太太的性格回家不会和闹么?”

谢闵行没有对下属说太多。

回家?

恐怕,她今天就会抱着孩子回娘家,他就要自己独守空房了。

云舒的性格还是太幼稚,不能单挑大梁,谢闵行吩咐,“再私下做一份策划案,拿给我看。”

“可是,如果太太做好了她的策划案,知道我又做了会不会生气?”

“这个不用管,做好给我就行。”

艾拉领命下去。

当天,云舒抱着孩子果真回了娘家,“妈,教我如何做策划案。”

“学这个做什么?”

云母又看着女儿一身的衣服问:“去闵行公司实习了?看看这外套口还有这们两个人的姓拼音。”

云舒低头一瞧,还真是,貌似谢闵行的一个外套口袋处是一个sx的标志,是舒和行?

云母问:“闵行怎么不教?”

“别提了。”

小财神不管在哪儿都不愁人带。

云父很乐意的抱着外孙外出四处走访炫耀。

云母有自己的书房,吃过饭她将女儿带去书房,从头教起。“其实,闵行只是在教成长,现在还是孩子的心性,太单纯也幼稚,隐藏不了情绪。”

“妈,谢闵行就是想坑我。”

“笨,谢氏集团那么大的策划案交给一个刚去公司两天的完成?有那个本事么?别人不知道几斤几两闵行会不知道?这不过是杀杀的傻气,让的性格收敛一点。”

云舒:“妈,那我都已经答应下来了。”

“唉,呀。”

云母自认她三天也没办法完成。

只好等三天时间到,看看谢闵行怎么安排。

江研在谢闵西离开后不久便醒来,她抬手看了眼手上的针管子,“扎一针能把赶走也是值得的。”

她现在一病,谁也不能将她从悦来年华赶走。

脑海中是昏迷前江季抱着她的紧张面孔,心中顿时充满了甜蜜。

床头上还放着手机,她主动给谢闵西打电话。

谢宅西子还在餐桌上滔滔不绝说今日大哥的铁面,并且严肃的说明大嫂不回来是因为大哥太过分了,要不然大嫂就不会被气到娘家了。

谢闵行在吃着饭,他说:“爷爷,我的老婆我肯定会宠着,肯定不会欺负她。”

谢爷爷不管,把我的曾孙子给气走了,我就和没完。

“闵行,去丈母娘家给媳妇和孩子接回来,几十的人了还不会宠老婆?小舒能和其他的人一样么?”

谢闵西:“就是啊大哥,今天真的很凶不是大嫂不搭理。”

这时,谢闵西的电话来了,她看到来电人显示是他大哥明令禁止的江研,谢闵西拿着手机调了个震动,“爷爷,我上楼一趟。”

卧室,谢闵西接通电话,“醒了?”

“早就醒了,我没有让我哥给打电话,这时候才响起忘记给报一生平安,今天吓到了,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江季哥哥不会照顾人,要不要给请个特护?”

江研:“无碍,医生已经说了我休息好明天再检查一下?,没事了,我很快就可以出院,用不着请特护浪费资源。”

“那好吧,等出院了我去悦来年华找玩儿,一定要按时吃药啊。”

“恩好,也别担心,我的身体其实好着呢,等来了我请吃饭。”

谢闵西答应下来。

楼下,谢爷爷还在骂骂咧咧着孙子让他出去接媳妇和儿子。“去不去?不去我去。”

谢闵行抽出纸巾擦嘴:“我知道了,去。”

他上楼换了一身休闲的服装,开车去了云端别墅。

快到的时候,已经十点了。

夏季的夜晚,凉风习习,谢闵行开着车心中计划着一会儿要怎么和小妮子开口说话。

这么晚的天,谢闵行通过车灯看到那个小家伙的脸蛋儿不是自己儿子是谁的?

他在外公的怀抱,小脸压在外公的肩膀上,看着身后。

谢闵行意外,这么晚了怎么岳父还带着他出门呢?

“爸,长溯。”

云父停下身子,转身,“哟,闵行来了。”

“爸爸爸爸”

小家伙是因为听到了谢闵行的名字。

车子到他们的身边慢慢停下来,“爸,上车,我开车回去。”

还有一截路,刚好云父也不想走了,于是打开车门。

小家伙从副驾驶上扒拉这谢闵行的胳膊,非要让爸爸抱,他开着车也想要爸爸抱。

“抱。”

云父:“爸在开车,外公抱抱。”

小家伙被气的脸红,他就要爸爸抱。

幸好离家很近,一进门,云舒也从妈妈的书房走出来,看到客厅肿抱着儿子的老公,“总裁,这么晚了来我家干啥?”

“小舒,别闹。”

云舒怄气:“总裁我没有闹。”

云母朝着女儿的后背拍了一巴掌才罢休。

“闵行,这么晚过来吃饭了么?”

谢闵行点头,“妈,爸,我是过来接小舒回家的。”

“这么晚了,别回家了就在这里住下,明天从这儿去公司。”

云舒已经褪去白天的衣服换上了一身少女粉色的睡衣裙,是结婚前云母去商场逛街的时候觉得十分可爱,于是就给女儿买了。

结果她现在穿上和两年前没有一丝的改变,就似乎这两年中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,她还是那个天真活泼无忧无虑的云家女。

和他谢闵行毫无瓜葛,不是谢家大少夫人,不是谢闵行的太太一样。

小财神追求爱的平均,爸爸抱过,他还要妈妈抱,小手揪着妈妈的衣领子,“妈妈,抱”

云舒:“别的不会,就学会了抱。”

“爸爸妈妈”

看他还是会两个称呼的,会叫爸爸和妈妈,多有本事。

小家伙炫耀自己的技能。

时间上的不方便,如果此刻离开,到谢宅的话,已经凌晨,谢闵行看小妮子没有异议后,一家三口便留在云端别墅。

夜晚,小财神在床上手指扣着脚丫子在看着天花板,他就像是一个隔板,隔绝妈妈和爸爸。

谢闵行问:“做的如何了?”

云舒:“管不着,三天后给就行了。”

谢闵行:“小舒,知道我想告诉什么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