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之类的破解版

最新网址:.

飞船急速的往下坠落,而此刻,飞船上出现了很多令人费解的现象。

飞船上的控制系统突然失效,不少舱室的门打不开,肉眼可见,电弧在飞船上四处游走,电火花不时噼里啪啦作响,很多修士,这时突然发现,自己被化凡,一身修为倶失。

飞船上的人,被这突然出现的变故,吓坏了,不少人,尤其是一些低阶的女修,忍不住痛哭起来。

几乎所有的修真者,实力都受到了极大削弱,玄级以下的修士,法力失。即便是玄级修士,他们的表现,和一般的羽级修士,也没多大区别。

除了傀儡术,丁乙的资质天赋,就没有其他一项达到玄级的,这一次也尽数化去。

突然失去神通异能,丁乙也是沮丧不已。丁乙本来就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,这十年来,丁乙每日勤学不辍,牺牲了不少的闲余时间,现在看来,就像是老天爷,对他开的一个恶意玩笑,让他不禁气馁。

还有,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傀儡术,现在看起来,就像是一个笑话,不然怎么连一扇舱门,都打不开?

飞船急剧的往下坠落,坠落的态势,无法阻挡……

蒋玉菡的脸上,原本因为进阶灵级,散去的黑斑,再次出现。黑斑扩散得很快,甚至超过了她第一次见丁乙时的面积,作为毒修,她的化凡,不同于其他修士。

一般修真者他们修炼,只是灵力与精神力,累积增加。毒修则不然,他们还会从外界,摄入各种毒素。一旦化凡,这些毒素顿时就发作起来。很快这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,眼、耳、鼻、口,甚至皮肤,都渗出黑色的血珠来。

蒋玉菡的化凡,要比其他人痛苦万倍,这一刻,她感觉她的五腹六脏仿佛燃烧了起来,与此同时,好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开始噬咬她的身。

花一样的韶华海滩边靓丽写真

“啊!”蒋玉菡痛苦的大叫起来。

丁乙还在自查,他也有毒灵资质,可是不知怎么回事,他化凡,并没有出现,蒋玉菡的这种状况。

丁乙被蒋玉菡一声叫唤惊醒,看到蒋玉菡原本白玉无瑕一般的皮肤上出现大块、大块的黑紫色毒斑,渗出体表的血珠,丁乙霎时间就反应了过来。他慌忙不迭,赶紧从储物手环里面取出各种灵药。

幸好储物手环还可以用,不然的话,丁乙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才好了。

高阶的解毒药一瓶瓶灌下,蒋玉菡身上的毒素多少被遏止住了一点,但是这只能暂时遏止和延缓毒素的发作,并不能有效的清除余毒……

丁乙悲痛欲绝,他将蒋玉菡紧紧搂在怀里,脸上是细密的汗珠。

蒋玉菡奋力反抗,想把丁乙推开。

“师哥,你放开我,我身上脏,我身上有剧毒……”蒋玉菡看着丁乙,悲从心来,叫嚷道。

“师妹,你别怕,一切都有师兄呢。”丁乙力量加大,将蒋玉菡搂得更紧。

孟蝉大受感动,她咬了咬嘴唇,环抱住了丁乙的腰,泪水再也控制不住,流了下来。

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惶惶不安,丁思琪就玩得很嗨,失重状态下,他突然漂浮了起来,这种感觉非常美妙。这就是修真者的能力么?丁思琪兴奋不已。

韩佳慧和丁思琪住在一个不到三平方的舱房,这间舱房的住客还有蔡媚娘和戴晓雪,不过她们这时都不在,暂时只有他们母子在这边。

飞船突然出现的情况,把韩佳慧吓了个半死,不过丁思琪的胆子要大很多,看着舱房里面失重状态下的漂浮物体,而他也浑身像失去重量一般,这一刻他身轻如燕飞了起来。

飞船急速的下降,很快就从五万米高空,直直的坠落下来,四万、三万……

飞船失去了控制从天而降,这种情形是非常可怕的。原本飞船的人还不是很害怕,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修真者,而且还是中高阶的修真者,绝大多数的人都会飞行,可是万万没想到,竟然被‘化凡’了,玄级的宗师级高手,表现和羽级差不多,羽级和灵级的修真者,则和凡人没差,这也难怪,众人会如此惊恐。

由于在设计之初,丁乙他们考虑到,飞船可能会遇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,因此飞船的船体,在炼制的时候,飞船的船壳钢板,非常结实。同时飞船采用的是拼接,多舱,链式结构,舱门的开启,用蛮力打开,是非常困难的。

即便是铁中堂这种元级大宗师,突然出现的状况,极大削弱他的实力,他从中央控制室出来,去接丁思琪,沿路开启那些舱门,也颇费了一番气力。

铁中堂将正在舱房里,玩得不亦乐乎的丁思琪带了回来。铁中堂没有理会韩佳慧的请求,韩佳慧无奈之下,也尝试着,像丁思琪那样漂浮,活动,跟了过来。

中央控制室,蒋玉菡的情况进一步恶化,紫黑的颜色,遍布她的身。蒋玉菡的脸上,死气沉沉,似乎笼罩着一层黑色的毒雾,剧烈的疼痛感,无时无刻,不在摧残着这个毒灵女修的肌体。难以忍受的巨大痛楚,让她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抽搐……

“师妹,是我害了你,要是我没有教你傀儡术,你就不会被通缉,不会受到这种痛苦,能够平安喜乐的活下去。”丁乙自责不已。

他紧紧的抱着蒋玉菡,忍不住流下泪来。

“师哥,你不要这样说,认识师哥,是师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,所有人都把玉菡视如蛇蝎,只有师哥你,才是真正的对师妹好,关心我,爱护我……”

蒋玉菡想起了初次见面,丁乙拉住她的手,查看她有无学习傀儡术的天赋;又想到在仙人洞,丁乙跟他们一起学习、生活的事情;丁乙细心的为她从玉山的食堂带给她包子;领着她,在鹿鸣森林里采摘药材……

蒋玉菡怔怔的看着丁乙,她想要把丁乙的样子镌刻到灵魂里,因为这时,她毒性发作,已经有些看不清丁乙的面孔了,她快要失明了……

蒋玉菡没有在推开丁乙,她知道她是推不开的,她了解丁乙,知道她这位师兄的脾气。她知道,无论她说什么,师兄都是不会放手的。

她强忍着剧痛,想要尽量的保持着优雅,她想笑,可是她的五官,因为毒素的影响,其实已经开始扭曲,相貌变得异常狰狞、骇人……

丁乙完不在意这些,他紧紧的怀抱着蒋玉菡,这是他最心爱的师妹,是他最忠心的拥趸,最亲密的友人,眼下,死神要夺走他挚爱的伙伴,这一刻他无助、无力,仿佛天都要塌了……

飞船继续快速的坠落,三万米、两万米……

飞船上,众人愁云惨淡,一个个修士脸色苍白,面对这种超自然现象,有痛哭流涕的,有心灰意冷,茫然无措的,能够冷静,沉着,想要解决问题的人少之又少。

蔡媚娘算是这里面,最冷静的一个,即使是这种危险时刻,她仍然保持着清醒。

“丁乙,丁乙!你赶紧振作起来,这船上还有两百多人,等着你带领大家脱困,现在,可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刻!”蔡媚娘大声喊道。

丁乙原本因为蒋玉菡的原因,心神大乱,陷入深深的痛苦与自责,蔡媚娘的喊话,让他猛的惊醒了过来。

想到这飞船上,还有两百四十多位修真者,而此刻,飞船如同陨石坠落一般,正从高空坠落,还需要他来协调指挥,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很快,他冷静了下来,看着怀中奄奄一息的蒋玉菡,他强忍着心如刀割的痛楚,将蒋玉菡交给了蔡媚娘。

“蔡大家,玉菡身上带有毒素,你注意一下。”

他又扭过头来对吴茂楠道:“吴老师,你赶紧看看,收在储物法宝中的傀儡,还能不能用……”

吴茂楠现在的实力,只相当于一名羽级高阶的修真者,方才出现的状况,把他吓坏了,听到丁乙发话。

他赶紧将他手中的傀儡,部都放了出来。

所有的傀儡都一动不动,不论是玄级傀儡,还是终结者傀儡……

丁思琪这时也放出了通用傀儡和终结者傀儡,这些傀儡也都和吴茂楠放出的傀儡一样,纹丝不动。

似乎想到了什么,丁乙劈手将丁思琪手中的遥控阵盘,夺了过来。他手速极快,很快就将遥控阵盘拆解开来,果然不出所料,阵盘发生了结构性的损毁。

吴茂楠叹了口气,想要将这些傀儡收回储物手环里面,他赫然发现,储物手环只能取出,不能放入……

丁乙则招呼众人,开始对傀儡进行拆解,很快他让众人停了下了。拆解过程和他想的一样。

终结者傀儡,因为是奥钛钢外壳,它里面的构造,没有受到影响,而其他的傀儡,里面的各种大小阵盘,受到了结构性破坏。

一把短匕,抛到了吴茂楠跟前。

“吴老师,你要辛苦一下,将各个舱门打开,其他人抓紧时间,修复操控终结者的控制阵盘。我们暂时没时间,完修复控制阵盘,只要能命令终结者,执行最简单的几个命令就行,修复三十四、八十七、二八五、三七一……几个回路就行,晓雪你具体负责技术指导,赵老师、铁师、蔡大家、劳师、韩师负责配合,易老师、肖老师劳烦你们去飞船上安抚其他人,小蝉,你和我去驾驶舱,大嫂,劳烦你和思琪,照顾蒋师妹……”

一条条命令吩咐下去,丁乙这时已经恢复了理智。

突然爆发的真空磁暴,对飞船上的各种阵法机关,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坏,还将无数,辛辛苦苦修炼有成的修真者,打回了原形。

不过有意思的是,储物法宝里面的修真物资并没有出现改变,并没有因为磁暴,变成其它物资。丁乙取出各种灵石材料,又取出不少灵药,他把这些东西交给铁中堂和韩佳慧。

他带着孟蝉、吴茂楠,急匆匆往驾驶室奔去。

奥钛钢匕首,无坚不摧,吴茂楠是体术宗师,他的身体素质是船上最好的。三人快速的,向驾驶室走去。

“几位,你们要去哪里呀?”路经医务室,病房的大门,突然大开,姬优从里面,优哉游哉的走了出来。

她脖子上的束灵环,已经被摘了下来。这真空磁暴,显然对束灵环也有奇效。而看守姬优的龚馨梅、甄珍,她们都被化凡了,如何是姬优的对手?三两下,就被姬优尽数放倒。

“原来是姬大家,现在飞船失控,正急速往地面坠落,我要赶往驾驶舱,你既然出来了,就跟我们一起去吧。”丁乙说道。

姬优呵呵笑了起来。

“拜托,你看看眼下的形势,好不好?你以为还是像先前那样,我是你的阶下囚么?你们现在都是我的俘虏,我命令你们做什么,你们就得乖乖听话,按我说得去做,你可不要搞错了!”

丁乙掏出一个筒状物,扔给吴茂楠。

“这是唧筒,里面装有两百粒霹雳子,这样狭小的空间,她逃不了的,她要是敢乱来,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丁乙没有理会姬优,带着孟蝉,快步向驾驶舱走去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跟着走,你真当我不敢对你开火么?”吴茂楠比划着,对姬优吼道。

姬优非常不服气,她很想说,她不怕死,可是她看到吴茂楠凶狠的眼光,也不知怎的,她竟然乖乖就范,跟在丁乙他们身后。

吴茂楠从开启的大门里,看到甄珍和龚馨梅都无恙,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。

潘春来和刘文在驾驶舱里,都快急死了,动力系统丢失,通讯系统丢失,各个法阵,机关,都停止了运作。驾驶舱里面,电弧像精灵一样,在舱房里四处游走,不时迸发的电火花,更是让两人,胆战心惊。

潘春来本来是一名玄级修士,这一次磁暴,对他基本上没有影响,不过,刀把子刘文,则是从玄级初阶,落到了羽级。

因为他们被隔离,又因为通讯系统失灵,突然出现这种情况,差点没把刘文给吓死。见到丁乙带着众人进来,两个人的情绪,这才有所缓和。

吴茂楠将唧筒交给了刘文,他还要去解救,被困在舱房里面的其他人。

丁乙这时,已经和孟蝉开始检修起来。

三大系统,统统的被毁坏,仪器仪表大都失灵,这里的一切看起来,应该短时间是无法修复了。没想到,这一次误闯入平流层,会带来这么大的伤害,让丁乙始料未及。

自己还是太轻忽了这个世界,忘记了自己,其实还只是一个远比奎木星人,要低等的生物。强大的奎木星人,在遨游宇宙时,他们都会对这,广袤深邃的宇宙星空敬畏。自己连脚下的这颗星球都了解甚少,却自命不凡,妄自菲薄,以至于闹出这么大的事故。

想要修复驾驶舱,最少要花费一整天时间,而且还要是自己法力神通完好的情形,眼下可没有这么多时间。

丁乙叹了口气,带着众人,回到了中央控制室。

看到丁乙带着姬优,来到中央控制室,蔡媚娘有些吃惊,不过她没有说什么。

“蔡大家,劳烦你去甲板,看看飞船的高度。”失去了灵阵的观察,丁乙他们在飞船里面,就是一个瞎子,闭门造车可不行,万一在控制阵盘修好前,飞船就坠落,那可就真成了大笑话。

蔡媚娘领命,连忙奔了出去。

飞船还在坠落两万米、一万米、五千米……

终结者千钧,从飞船的破口,被释放了出去。这具终结者傀儡,飞到飞船的船头,极力的阻止飞船坠落。不过几千吨重的飞船,有着强大的惯性,想要遏制飞船坠落,可不容易。

飞船还是保持着往下坠落的强大态势,继续往地面撞去。

地面的静冈市,大宗师索涛这一刻,突然心神不宁起来,他闪身出了他的屋子。四下里一片静谧,整个静冈市安定祥和,并无异常。这时距离拂晓,也不过一个多钟头而已,天色昏黑一片,天空月淡星疏……

突然,索涛抬头望向天空,他骇然发现,高空中,此刻正有一个黑点,急速的坠落下来。

一千米,八百米……

蔡媚娘报着数,她的心,都悬到了嗓子眼。如果事不可为,她决定在飞船距离地面两百米的时候,弃船而逃。

六百米,五百米……

擎天被释放了出去,飞船继续往下疾坠……

三百米,两百米……

蔡媚娘没有弃船,她已经明显感觉到,飞船下坠的速度,被遏止了。飞船缓缓的向地面撞去……

一百米,五十米……

飞船的船头距离地面,只剩二十米了,千钧和擎天两具傀儡的腿,都快要接触到静冈市民居的屋顶了,飞船下坠的态势,被彻底遏止住了。

在两具终结者傀儡,力助推下,飞船又往天空飞去……

索涛张开灵翼,往飞船飞去。

飞船上,众人忍不住,欢呼起来。化凡带来的失落,与沮丧,被冲淡了不少。‘好死,不如赖活着’,能够活下来,比什么都好。

“小乙,一群修士追过来了。”蔡媚娘的示警声响起。

霎时间,众人安静了下来。

丁乙叹了口气,他忍不住问身边众人道:“小黑的情况怎样了?方才只顾忙碌,忘了它的存在。”

众人面面相觑,别说丁乙,其他人,其实也都忘记了,飞船上,其实还有这么一个,顶尖的战力存在。

众人悬着的心,放下了肚。这个大杀四方的灵宠,可是杀死过不少元级大宗师呢!

小黑脖子上的项圈,应该和姬优脖子上的束灵环一样,失效了吧?丁乙忍不住想到,他往最高层的船楼奔去,他在那边,给小黑设置了一个专门的舱房……

小黑的身躯,一半在舱门外,一半在舱门内,这只元级的妖兽,这一次也不能幸免,中了招。数百米厚的石壁它都能安然穿过,此刻两厘米厚的钢板,它没法子穿过,被卡在了门上……

最新网址:.